笔记

我们向往的那片海

2019.05.16 08:42
Repost

微博@朱海舟 原文地址

写在5.15发布会一周年

​​2019年5月15日,锤子科技七岁生日,鸟巢发布会一周年。

这一年,人们布下天罗地网捕获了黑洞的照片。

这一年,我们把星空的无限大装进了方寸之间。

这一年,业界把手机做成平板,又折叠进了口袋。

这一年,我们依旧在试图打破大屏和小屏的边界。

这一年,是我加入Smartisan 团队的第一年,也是艰难与欣喜交织的一年。

(一)

时钟拨回一年前。

我做了五年科技自媒体。

内容创业下半场,流量红利期过后,内容素质成为最低门槛。

我厌倦了泛泛而谈的产品体验,抓不到实质,也不了解真相。

我对合伙人说,我应该去手机公司看看。现在有两个选择,你有何建议?

他说,一个有挑战但说不定太过挑战,一个稳妥但可能过于稳妥。不管怎么样,祝你学有所成。

我选择了有挑战的那个,然后求仁得仁。

如你所见,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和事故。

网友用“救救海舟”、“49年入国军”来调侃我的跳槽。

倘若时光倒流,提前告知我即将面对的局面,我依旧会义无反顾地选择挑战。

因为我迟早会来,这里有我向往的一切。

(二)

这一年,我提交了上百个需求。

我提的第一个需求是AI场景相机,提过最复杂的需求正在申请专利。

以前不了解的问题,在实践中学习、消化和吸收。

我参与过线性马达的调试。

用一种专门的仪器,抓出日常生活中震动的波形,转换成数字信号,再驱动编程,让手机模拟出震感。

筷子敲碗,门锁弹簧,木棍划过栅栏,敲击老式打字机,自动铅笔从桌面上蹦起来……

那一段时间,我对会震的物体特别敏感,因为我捕捉到的,将会在用户手中重现。

如果还在做测评,我会告诉你,马达的类型、尺寸如何如何重要。

但现在,我会告诉你,震效和场景的配合才是关键。

R1 和 Pro 2S 上有七十多种震效,绝大多数都经过精心布置。

从桌面上长按拎起一个图标再放下,调整闪念胶囊的顺序,大爆炸在指尖炸开的一瞬间。

每一个场景,都有物理世界的参照可循,有内在的逻辑呼应。

萧木曾对我感叹:

“如果产品是新时代的文学,那么产品经理可能就是新时代的作家。”

谁说不是呢?

(三)

斌哥也许会说不是。

斌哥大学肄业,每天在微博上发一些功能创意,被我们一眼相中,招募入伙。

刚来的时候,他俨然是个浪漫主义诗人,有着天马行空的想法,逢人便高谈阔论,就是不想写文档、提需求,甚至希望我们捉刀代笔。

可人人都有高强度的工作,谁会有时间听一个诗人独白呢?

他略带窘迫地说,我不太会弄。

过去一年,斌哥从诗人,蜕变成为我们当中最务实的一员。

能清楚地描述需求,能画出漂亮的交互图,更是自学编程解决了某个窗口适配的难题。

为了做 TNT 上快捷键的需求,他把 Mac 上和 Win 上近千个快捷键梳理成表,熟稔于心,成为名副其实的快捷键大王。

用户提出想把 TNT 当机顶盒用,他就把市面上能找到的 TV 应用都过了一遍,能适配的,不能适配的,推荐的,不推荐的,启动参数和设置方式都做了标注,一应俱全,井井有条。

在朋友圈,我时不时还能读到斌哥作出的高深诗句。

在工位上,我仿佛看到他手里的锄头和背上的纤绳。

(四)

这一年,比坏消息更坏的,永远是下一条消息。

当我们走上一条导航上没有的路时,所有的声音都是“前方请掉头”。

其实也不都是坏消息。

我第一次见到迪朗是在微信视频里。

地道佛山人,却剃了个光头,戴着金链子。

我说,我们已经把市面上所有便携触控屏都买了,你们家做的是最好的,老罗夸你是佛山罗永浩。

迪朗有些腼腆,说,我和你们的理念一样,想做不一样的产品。

在三个月后的发布会上,老罗用一页 Keynote 推荐迪朗的产品,还心血来潮给它起了“够逼格”这个译名。

第二天,迪朗略带疲惫地说,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?我正和朋友喝酒看你们的发布会,那边说淘宝客服已经爆炸了,我是摔掉啤酒瓶拔腿回去工作的。

我说抱歉,我事先也不知道。

当晚,够逼格狂销一万多台,此前最大的生意才300来单。

当一些人还在为调侃 TNT 写段子的时候,迪朗的工厂彻夜轰鸣,为打向海外市场积累资本。

带来好消息的还有硬壳科技。

硬壳曾经发布过一台24寸触控显示器,配合英特尔主机,主打桌游市场。

但用户数据显示,80%的买家拿来使用 TNT 系统。

一边玩游戏,一边刷抖音聊微信,这样的场景是之前没有想过的。

为此,硬壳的伙伴多次来访,与我们展开更大、更有想象力的合作。

一位开滴滴的司机朋友说,在车上装了一块便携屏,可以一边导航一边接单,不用盯着小屏幕了。

一个来自江苏的老乡在微博上发图,带着手机就可以在课堂上播PPT,不用带笨重的电脑上班了。

一山西的父亲发来私信,说自己的孩子以前总是抱着手机玩,现在能投到更大的屏幕上玩,随时管控,解决了大问题。

一个大学生告诉我们,用TNT看书,能把不认识的单词直接拖到词典和生词本里,让他啃下了好几本外文书。

……

有一些消息让我们埋头反省。

有一些消息让我们抬首眺望。

(五)

记得刚来那会儿,参加某次ID讨论会。

设计师提供的几个设计方案都被否了,会议陷入僵局。

老罗叹了口气,说,要不咱们做个“圆滑”系列吧? (注:反转坚果的“圆滑当道时代的锐丽异类”定位)

按照市面上的主流设计走,什么齐刘海圆润机身竖排双摄都给整上。高仿 iPhone 外形,加上我们的系统,说不定能大卖呢?

众人沉默低吟。

半晌,一个设计师大声说,那我就辞职不干了。

老罗大笑,很是欣慰:我就诈诈你们,你看看你们,一个个这么不坚定啊。

我吁了一口气。

过去一年,我们收到无数诸如此类谏言:老老实实地做手机,做老老实实的手机。

这种谏言堪称无解,因为在强者恒强的时代,老老实实或许延年,但不益寿。

别忘了,我们不仅有 TNT,我们还有不断升级完善的“新三大件”,我们还有对美好设计的向往,对人性化细节的极致追求。

即使是在强者恒强的时代,我们也自信有源源不断的创新力和执行力,去做出软件和硬件都能让人感到惊艳的产品。

(六)

新的一年,Smartisan团队有了新资源和新血液,有勇气去握紧尚未实现的梦想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可以放下过去,畅想未来。

过去一年,我们犯过很多错误,有些甚至是低级的、不该出现的错误。

相比授人以柄贻笑大方,最让我们感到难过的是老锤友的失望和离去。

我们必须在遗憾中不断回顾当初你我为什么相逢,并且准备好所有的充分的必要的条件去迎接重逢。

还记得一年前的那场发布会,下了瓢泼大雨。

雨过后,出现这样一页幻灯:

“我们在意的并不是眼前的红海或蓝海,而是几千、几万海里之外,你我从未见过的那片海域。”

回顾过去的七年,Smartisan团队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,无数次被狂风吹倒,被巨浪吞没,又无数次抖落积水,撑起桅杆,重新出现在海平面。航速未曾降低,航向未曾偏移。

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,大海依旧在那儿。​​​​

评论 (1)

初意  
#75
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,大海依旧在那儿。​​​​(点赞~